本篇文章2600字,读完约7分钟

dnf私服 【科技在线】

不管多么困难,多么前途艰险,至少在这一年里,大家都在谈论未来,语气很乐观。

资料来源: 36氪|韩洪刚

影像来源|东方ic

能活到2019年的企业并不容易。 加手机创始人和首席执行官刘作虎说。

年手机领域的危机超出预想。 预计的大部分事件是小企业集团因失误或因黑白天鹅而陷入困境。手机的整体出货量仍在下降,手机无法回到双赢时代,除了一些充满搞笑的机械结构外 连苹果都无法维持iphone的光环,不仅销售额和收益在下降,对供销渠道的控制也在减弱。

意想不到的事件来自中美摩擦。 中兴遭遇了美国的严厉处罚,近年来难以恢复元气,华为接连遭遇调查,任正非不得不亲自出来稳定人心。 中美摩擦导致进口零部件普遍上涨,手机领域以美元结算,增加了手机企业的价格压力。

要去水穷的地方,当然必须找新的路。 从年下半年开始,手机企业开始调整,有人创立新企业品牌,有人生产新产品系列,有人独立原企业品牌,关于组织管理上的调整也成了家常便饭,被认为是苹果下任首席执行官的安吉拉·梅伦茨也于一个月前退休。

寻求动荡和人生是一个年份的关键词,但在2019年,他们各种各样的求生手段和调整手段将迎来更大的考验。 乔布斯和苹果曾经是手机领域的先知,现在手机企业只能依靠自己探索无人区。

全面战争开始

这些年来,我们已经发现,小米注重性价比,青绿大厂习以为常,但华为以高端市场为主。 一些手机企业看起来厮杀激烈,但实际上整体受到抑制,不会轻易进入其他企业强势行业。

但是,市场更加严峻,一家大型手机公司不能只依靠细分市场来养活,各家都必须从对方的地盘上获得销量和利润。 荣耀和小米越来越多地制造高端机,oppo和vivo也越来越讲究性价比。 从5000元的手机,到1000元的手机,几乎可以看到所有手机制造商的身影。

渠道将成为各家施展力量的重点。 要想达到性价比,就必须建设线上,要想制造高端机,就必须发挥离线作用。 不管是网络思维,还是在线才是商业的本质,都只是局部的真理。 最终,各手机企业都拼命地回来了。

必须注意产品线的扩大是否也会影响企业品牌。 过去,红米企业品牌为小米企业带来了销售额,但小米死了,被绑在了性价比的标签上,难以立足于高端手机。 现在红米分了,雷军也承认性价比曾经受到束缚,但对小米9的定价依然很谨慎,小米企业品牌也依然没有放弃2000元以下的市场。 重塑企业品牌,也许并不比从头开始创业容易。

手机企业必须增加研发投入

赵明荣总裁说:“我们以前享受产业链的红利,今天到了我们做出贡献的时候了。

手机领域过去的技术创新有明显的路径,一家头部制造商的名字往往让苹果拥有新的功能诉求,与供应链制造商提炼新的技术,技术成熟,价格下降,向其他企业开放,

成为跟随者的利益当然风险很低,但坏处也很明显。 没有自己的东西,供应链没有发言权,产品天花板不高,出不了真正自己与众不同的东西,很难在竞争中占据先手。

为防备5g,饱和市场也必须增添特点,研发已成为值得重视的环节,手机企业扩大研发队伍,增加研发投入也是必然的。

但是,研发是长期的投资,短期内反而会造成价格压力。 为了平衡,2019年以创新为名的噱头也在增加。 年,我们看到了滑盖、升降摄像头、双面屏等新的设计方案。 这些设计最终只是暂时的营销需求,没有持续的生命力,真正持续的创新会是什么? 2019年可能看不到答案,但至少在答案上更进一步。

毕竟,技术创新本身绝不是卖点,真正的卖点是通过技术创新提高工业设计和顾客体验。

5g起飞了,但还没有落地

5克这个,5克那个,5克全部

几乎在所有的科学技术论坛上,几乎都能听到所有的身体都在讨论5g。 在他们眼里,5g不仅意味着更快、更低延迟的互联网速度,也意味着它将成为万物互联互通的基础,还意味着一场沉寂已久的给科技领域带来新生命的革命。

但是,至少在2019年,这一切不会发生。

2019年,5g基站建设仍未完成,这意味着包括中国在内的世界大部分地区无法使用4g通信网络。 如果没有4g通信网络,5g智能手机就只有空外壳了。

何况,5g智能手机本身也面临着许多需要应对的问题。 5g智能手机需要更新天线设计,手机的内部电路也会发生变化。 另外,5g智能手机的功耗更快,电池技术无法克服瓶颈,手机制造商需要进行快速充电和软件水平的优化

同时,5g总是没能找到真正的应用场景。 运营商和手机企业向普通客户承诺5g能带来更快的网速,下载电影只需要一分钟。 这听起来像几年前宽带的普及话术,在流媒体时代不太吸引人。

正如大多数人承认的那样,5g现在有点过热。 今后3~5年间,4g和5g依然处于共存状态。 但是,过热有时是件好事,它可以带来越来越多的资金、越来越多的技术和更充分的竞争,并且,10年后回头看,现在的过热可能仍然低估了5g的潜能。

何况,4g到5g确实是一种范式转变,是科技企业再次争夺地位的机会。 高通总裁阿蒙说这是一个成为领域的机会,但如果想成为,就需要承担风险,需要更灵活。

毕竟,我知道科学技术一直在迅速发展,但谁也不知道未来会怎么样。

苹果会回来吗?

苹果即使已经没有了往日的光环,也依然重要。

年末,苹果已经开始了一系列的调整。 开始降低手机售价,更加重视airpods等配件,送过去可能的库克接班人,找新人负责siri,计划为文案服务单独召开发布会。

2019年,苹果的挑战依然是在9月的发布会上,看能否通过让自己的魔力持续下去并具有竞争力的产品,赢得全球的观察。 其他企业也可以从那里得到新的灵感,应用到自己的产品中。

但从长远来看,苹果首先探索的是手机企业应该如何转型的课题。

在大方向上,苹果提供的答案与其他企业没有区别:互联网服务。 但是,互联网的历史还很年轻,本来就没有一家以制造业为中心的企业,曾经完成过这一变革,具体的执行存在着各种各样不明的风险。

而且,对于想做全球业务的苹果来说,做全世界的手机业务比做全世界的文案业务要容易得多。 苹果以前在每个手机链条上,都体现了其作为领域的强大,但在文案行业,苹果只是新人,必须面对骄傲的文案生产者,面对各国不同的文案导演。 这个时候,也许有必要让施密特回来继续自己的董事。

以下是oppo副总裁沈义人、一加智能手机首席执行官刘作虎、小米副总裁王翔、华为无线终端芯片事业部副总裁王孝斌、赵明荣耀的见解。

标题:“手机硬件:在5G之前,是一场全面苦战”

地址:http://www.xunleidownload.com/xhxw/31762.html